主页 > M生活派 >日本汉生病患家属「隔离政策」国赔胜诉,安倍:国家不会再上诉 >

日本汉生病患家属「隔离政策」国赔胜诉,安倍:国家不会再上诉

2020-07-14 11:47

(中央社)日本前汉生病患者家属所提国赔诉讼,法院一审判决国家应负赔偿之责。首相安倍晋三今天宣布,考量到家属所承受难用笔墨言语形容的遭遇,将不会上诉。

住在日本各地的561位前汉生病(leprosy,旧称痲疯病)患者家属提起集体诉讼,认为因为国家对汉生病患者採取错误的隔离政策,连带造成患者家属权益受损,熊本地方法院6月28日首度判决国家应负赔偿之责,总额约3亿7000万日圆(约新台币1亿605万元)。

这是法院首度认为,国家採取隔离政策不仅对前汉生病患者,甚至对家属造成损害同样负有责任。

《日本放送协会》(NHK)报导,针对一审判决结果,日本政府必须在本月12日前决定是否上诉,安倍今天上午在内阁会议前,先跟厚生劳动大臣根本匠、法务大臣山下贵司等人进行研议。

安倍会后受访时说,虽然针对这次地院判决内容,有一部分确实很难接受,但考量到家属遭受难以用笔墨言语形容的痛苦,「不能再拖下去」。

他说,基于这样的想法,虽然没有类似前例,但已指示相关首长在不上诉的情况下进行检讨。

至于安倍所说对判决内容也有难以接受的部分,山下说,现阶段无法回答,但早晚会在适当时间用适当方式说明。

前汉生病患本人提出的诉讼,熊本地方法院已于2001年判决国家须负赔偿责任,也认为国会有所责任,当时执政的首相小泉纯一郎内阁表示,「虽然是前所未见的判断,但有必要早日谋求解决」,放弃上诉。

汉生病患家属辩护律师团的律师铃木敦士说,政府能做出放弃上诉的判断,是承认责任的第一步,站在辩护律师团及原告团的立场,对此表示欢迎。

铃木说,未来如何补偿家属及消除一切歧视与偏见,希望政府能和当事人进行协议。

隔离政策导致病患权利受损,法院驳回国家主张

日本政府过去为防止汉生病扩大传染,在1953年制定《痲疯病预防法》,进行隔离患者。虽然汉生病之后被发现传染力极弱,也找到治疗方式,但日本政府仍持续执行强制隔离患者的政策。

这项强制隔离政策一直到1996年相关法律废止后才停止。前汉生病患者在日本各地提出诉讼,并在2001年获法院判决胜诉。

日本政府与国会2001年承认隔离政策是错误政策且公开道歉,并提出相关补偿救济方案。

歧视的日本近现代史:被汙名与隔离的精神障碍者、汉生病与娼妓

《转角国际》报导,在长期隔离之下,许多患者因为年事已高、或因习惯疗养院的生活,加上社会累积的偏见,病患出院后要回归社会成为一大难题。且离开疗养院后,没有生活和医疗费用保障,因此真正有意愿、能力离开的患者极少。

人权因此受到侵害的患者们,透过人权团体和律师的奔走协力,1998年共有13名还在世的患者,向熊本地方法院提出国赔诉讼。全案在2001年时胜诉,虽然得到国赔和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公开道歉,但汉生病长期以来的隔离绝育和社会歧视,对患者的家属同样造成难以抹灭的伤害,之中是否应该追究国家责任,成为当时诉讼的争点之一。

《共同社》报导,6月28日的地方法院判决认定《癞病预防法》的隔离政策造成了入学遭拒和邻里不往来导致学习机会和最基本的社会生活丧失、催生结婚歧视等情况,指出「隔离政策导致家属也受歧视,遭到终生难以恢复的伤害」。

法院认为最晚在1960年时隔离政策的必要性已消失,但政府此后仍未採取消除歧视与偏见的做法是违法的。此外法院还认定,原告难以认识到歧视的加害方是国家,驳回了认为索赔权已因时效而消失的国家主张。

因偏见疏远父亲,想帮父亲恢复名誉

《世界日报》报导,其中一名原告是住在鹿儿岛县奄美大岛的81岁赤冢兴一,他的父亲赤冢新藏1947年被强制送进岛上的疗养院。赤冢兴一说,周遭朋友相继离去,让他也对自己的父亲想法产生动摇,由于持续受到社会偏见影响,赤冢兴一渐渐也疏远父亲,连自己的结婚典礼都拒绝父亲参加。

2001年法院做出认为国家隔离政策有过失的判决时,赤冢新藏已过世11年。因为这项判决,让赤冢兴一察觉到,过去对待父亲的方式并不正确。抱着对父亲的赎罪和希望恢复父亲名誉的想法,开始以真名演讲,但自己4个小孩中有3人相继离婚,让他也怀疑是否跟公开自己是前汉生病患者家属身分有关。

赤冢在判决前曾说,现在还是可以感受到社会上对前患者家人的歧视与偏见,由于国家的隔离政策让他们精神上受到压迫,也让本来的家族关係受到破坏,「希望判决能认同国家须为带来的损害负起责任」。

延伸阅读:

看似平凡的农村孩子——生于麻风康复村的一代 数字政治的弔诡,从汉生病看殖民的边缘治理(下):隔离的算计与计算

当前阅读:日本汉生病患家属「隔离政策」国赔胜诉,安倍:国家不会再上诉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