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默生活 >百日走过生命之路─专访电影《百日告别》导演林书宇 >

百日走过生命之路─专访电影《百日告别》导演林书宇

2020-07-25 21:28

◎採访/袁皖君(作家)

百日,或许可以算是一个圆满的数字,也或许可以算是一次从起点到终点的旅程。只是对失去挚爱的人来说,这是一条不足为外人道、艰困的告别路。

《百日告别》是导演林书宇(《星空》、《九降风》导演)在失去爱妻的第107天,将他个人走过伤痛的心路历程写成一个虚构的故事,继而拍成电影,让观众在半真半假之间的情节里,去体会导演想要表达关于生死大问的感悟。

影片里有两个不相识的男女,因一场车祸,各自在他们的人生轨道上失去了挚爱。他们两人面对伤痛的过程也许相同,反应却不同,但都在自己生命轨道上遇不到可以理解这份痛楚的人。两人在法会中不期而遇,短暂交谈以慰藉彼此心灵,他们这「未亡人」,要在处理与承受悲伤的同时,还要去面对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百日走过生命之路─专访电影《百日告别》导演林书宇

图片提供/原子映象

百日告别也告别百日
在访问林书宇时,他说电影名字叫做《百日告别》,而他刻意在片尾时打上一行:「告别百日」的字幕。林书宇的说法是,百日这段时光里,当事人其实是在一步一步向整件事进行告别。而最终到达百日后,他们也告别了「百日」,如同行李打包,最终完成打包之后便可说再见了,但是否一切痛苦就此结束?告别后,其实也意味只是走向另一段旅程的起点。

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若不知道我们从哪里来,又如何知道我们死后去哪呢?《百日告别》一片既然讲到死亡,便不能够避开宗教。片中男主角的妻子是基督徒,但是男主角还不是,办起丧事时人多嘴杂,各持己见。林书宇自己本身也确实经历过这情况,「我妻子家庭是很虔诚的佛教徒,我自小则是在教会里长大的,但是从大学交往开始我们都对彼此的宗教很尊重,但也没有太大理解。」他说,倒是在妻子过世之后,为尊重岳父母而全程走佛教仪式,他才发现,原来人是需要仪式这东西来度过那样的死亡告别过程,百日,是给生者一个该一步步放手的期限。

电影里也略微提及不同信仰间的矛盾误解。有一小段情节,是一群基督徒到男主角家里试图安慰男主角,最后却沦为表面化的唱唱诗歌、祷告,然后就彼此聊些无关紧要的事。这也让人看到最贴近真实的某种基督教形式化的状况,不得不说身为基督徒的我们,对安慰总是不太拿手。

「我从小在教会长大,但青少年时期却对信仰产生很大质疑,我开始翻阅研究各种典籍,想追寻我所信的究竟是甚幺?」尤其在高中参加团契在夏令营担任领队时,看尽基督徒彼此争吵攻击的一面,所以对信仰更加疑惑。林书宇说,十年前他失去最敬爱的哥哥,三年前又失去妻子。他曾经非常气愤上帝带走他们,「尤其是我的妻子不是基督徒,那幺她死后会去哪呢?这幺美好良善的人难道就因为不信基督,将来就要下地狱?我无法接受。」林书宇没有答案,但他最终是选择去相信,妻子早已经去了一个很好的地方。正如同他对信仰的追寻,最终他放弃找出证明上帝存在的证据,而选择单纯相信这位造物主掌管一切。

百日走过生命之路─专访电影《百日告别》导演林书宇

寻找生命存在的确据
不论是採取哪种宗教仪式告别,林书宇认为,当事人还是要自己去寻找让自己能放手的告别仪式。电影中,石头饰演的男主角替钢琴老师妻子一一造访学生,以归还学费作告别;林嘉欣饰演的女主角在婚礼前失去未婚夫后,她仍按照原定的蜜月规画,一个人搭机前往沖绳走完预定的行程,这是她的告别仪式。而这段情节其实也是林书宇的亲身经历之一,妻子走后,他发现妻子的藏书里有三本北海道旅游书,当初他们因为忙碌一直没空去,此时他才发现妻子原来很想去北海道。于是林书宇展开一个人的旅程,独自出发到北海道旅行,带着一本有妻子名字落款的村上春树作品《挪威的森林》同行。

旅途中,林书宇一度将书不小心遗落在火车上。最终找回来后,林书宇却没带走它,而是把这本书捐赠给了北海道大学的图书馆。为什幺?「当时我不知为何这幺做?只是感到这本有她名字的书一定要存放在这个图书馆里,就是让妻子签了名的书被一直保留在许多人看得到的地方。」后来林书宇才发觉,这是因为他无法接受妻子就这样在人世消失不留痕迹,而安静躺在北海道图书馆的那本有落款的书,则让他彷彿找到妻子存在的确据,一种生命走过的痕迹。

百日走过生命之路─专访电影《百日告别》导演林书宇

陪伴悲伤的人找到出口

为何想到拍这部电影?林书宇说,这就是他的告别仪式,拍这样一部影片除了是当时想要转移内在伤痛、寻找出口之外,也想要给同样经历悲伤的观众一个陪伴。因为他了解过程中那份孤单是无人理解的,而这部影片就是无声的陪伴,「我一直认为,像是电影里女主角那样只懂得强颜欢笑压抑情绪的人,反而最会去做些伤害自己的行为。」

记得影片里面,男女主角都各自表现出他们的压抑过程,总是微笑着对身边的人说:「我很好」,连他们自己都相信自己应该可以正常,可以很好。但是一个正常人会在失去挚爱重创之下而毫无感受、如常生活吗?当然不可能。

导演处理完男女主角压抑冷静的一面后,就又表现了男女主角的极端反应,比如男主角失控地跟不爱的女性朋友发生关係、失控对着人大吼大叫,女主角突然抱着人失声痛哭等等。「我也经过了一段很荒唐的日子,比如抽菸、酗酒,用酒精麻痺自己,把自己关起来,我还经常失眠。」但是当他自己愿意面对现实时,还是不会让自己完全堕落下去。「我会把这些失控经历当成是在帮我度过那段煎熬。」

然而,笔者还是很好奇,一个自小在海外教会长大的基督徒孩子,究竟是如何看待许多教会弟兄姊妹其实不太懂面对生死课题的这部份呢?他说:「有时也许只是时机不对而已。比如说电影里出现的那群基督徒送信仰书籍安慰男主角,而当年我也真的收过这样的疗癒书,当时真的无法接受,可是经过半年以后我再翻阅时,发现我所经历的真如书上所讲,那些字句此时就启发和帮助我。」

这是一部用很贴近真实的角度来探讨生死、存在、宗教、仪式的电影,没有激烈的情感操弄,完全回归到真诚理解为出发点的电影。而导演自身就是走过这样一段路,拍这部电影,是希望不仅能够让他自己,也同时能让所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走出悲伤,走出那个不知所措,以及也许是对于生命与爱,更多一点点的理解。

在电影首映前夕,林书宇也写下自己心情,说每一部作品首映前夕,他总处在焦虑和紧张的状态中,而这次却相对平静。他想那是因为希望观众喜欢这部电影外,他更在意的,是观众可以从中得到些什幺?也许是一种释放、也许是一种理解,或是从这部电影中得到某种力量。而事实上,林书宇也的确得到了:「我刚开始是想给出些什幺,没想到得到的更多。」从观众感动的回应中,林书宇说:「我再次被疗癒了。」也期待这份力量安慰那些辛苦面对失去的人们,有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百日走过生命之路─专访电影《百日告别》导演林书宇

百日告别
上映日期:2015-10-08
级 别:保护级
导  演:林书宇
演  员:林嘉欣、石头、张书豪、李千娜、蔡亘晏 、柯佳嬿、马志翔
注:第52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最佳原着剧本、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入围

当前阅读:百日走过生命之路─专访电影《百日告别》导演林书宇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