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交流和传播 >颱风夜被路树砸头! >

颱风夜被路树砸头!

2020-05-29 15:20

颱风夜被路树砸头!

文/张其铮

颱风夜的最后晚餐

有一回颱风夜,朋友(老公的名字)的妻子叮咛他,下班后早点回家吃晚饭,因为气象局说陆上警报已经发布,没事赶快回来就对了。彼此说好晚上七点前到家,但拖到晚间九点,朋友仍然不见蹤影!

她打了好几通电话,但我这位朋友并未接电话,直到火大要打第十通的当下,大门终于打开,我的朋友正準备脱鞋子进屋。

「你死人啊!晚点回家都不先打电话通知一声吗?」朋友的妻子耐不住火爆脾气,「菜都冷了你知不知道啊?打电话给你又不接!」

朋友没回应,只是默默地把西装脱下、挂好,回房把公事包做个整理,只见妻子边热菜边唠叨,他倒是一句话都不吭,反正这也不是第一回。原来,每次只要太太认为先生做错事,绝不让先生有任何讲话余地,作太太的人一定从头唸到尾,彼此都习惯了。

外头狂风骤雨,家里头也差不多「阴风怒号」,朋友的妻子唠叨得也够久、够累了;她将饭菜温热,气呼呼地搁在餐桌上,擦擦手,急忙打开电视追韩剧,不再理会先生。朋友一个人乖乖地坐在饭厅,安静地把晚饭吃完,收拾碗盘并端到厨房洗好,然后拿起乾净衣服,进浴室开始洗澡。

看起来到目前为止,这一切都很正常,没什幺不对劲—她在客厅里追韩剧,照例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浴室传来哗啦啦水声,跟平常完全一样。

但在此时,电话响起,是这对夫妇都认识、但已经搬走的老邻居打来的。

这位老邻居在医院担任急诊室主任,口气慌张地告诉她,她的先生出重大意外,伤势严重,请她赶快到医院急诊室一趟。

「啊?」朋友的妻子一脸愕然,但继而「噗嗤」一笑,「搞什幺鬼啊?你说他出意外?他在家好端端的,正在洗澡,出什幺意外?」

电话那一头传来哔哔的仪器声响,这位老邻居口气急促地解释,是救护车将她先生送到急诊室来的。事故原因据说是行道路树被强风整棵连根拔起,不偏不倚刚好砸中她先生的车,前方挡风玻璃不但碎裂,而且强烈撞击之下,刚好压垮整个驾驶座!

目前她先生状况危急,而且凭脖子上挂的识别证,加上再三辨认脸部—虽然被挤压得血肉模糊,但确定是她先生没错—且鼻梁旁那颗大痣这幺明显,真的没看错人,请她快点来。

颱风夜被路树砸头!


▲老邻居刚好在医院担任急诊部主任,一看到她先生车祸,赶快通知她过来。(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你一定搞错了吧?到底有没有看清楚脸长得什幺样子啊?」朋友的妻子仍觉得这必然是老邻居在玩「整人游戏」,可是颱风夜耶,莫名其妙!还耽误她看韩剧正进入高潮大结局。她握着话筒有些不悦,「我告诉你啊,这颱风天的,他刚才回家,吃过晚饭,还被我训一顿,就跟他讲说要晚点回来吃饭,一定要先打电话!而且啊,我再讲一次,现在,他正在洗澡」

朋友的妻子很自然地把头一偏,朝浴室门瞧,结果门是开的,灯则关着,没听到水声。她知道她先生洗澡没这幺快,此时心头一惊,赶紧把电话拿下来,飞奔到浴室—没人在里头!

她开始觉得事有蹊跷,赶紧查看主卧室、后头阳台、厨房、书房竟然都没人。

当她皱起眉头,神色紧张地回到客厅,再拿起话筒时,另一头已经急得「喂喂喂」叫不停,催促她赶快去医院就是,随后,电话就挂断了。

她转头一看,猛然发现饭桌上的饭菜,还原封不动地摆着!这可吓得她两眼瞪直,不敢置信,大声尖叫,呆坐在地上。

过了几秒,她回过神,有些惊慌失措,本来想打电话向住在中部的公婆求助;公婆正帮她带三岁多的儿子,这时老小应该还在看电视,但继而一想,别在这颱风夜里惊动老人家比较好,更何况打了也没什幺效果,只是徒增担忧,还是赶快叫计程车,到医院看个究竟再说。

很不幸的,颱风夜用电话或APP叫计程车还真难!她只好速速换装,夺门而出,冒着风雨在大街上死命地拦车,好不容易才有辆小黄愿意载她。更不幸的是,她还没抵达医院,朋友就因失血过多,在这个狂风暴雨的恐怖夜里先走一步!

身为妻子,哪能承受这突然而来的转变?怎能接受这个事实?况且还没多久之前,他明明就有回家吃晚饭啊!怎幺急诊室说他已经在这里躺了好几个小时?不可能啊!时间上根本兜不起来嘛!这不是摆明骗人吗?可是那张躺在病床上的脸,真的是自己先生没错,到底是幻觉还是唉。

她叹口大气,理智突然断线,跌坐在病床旁边号啕大哭,医护人员赶紧前来安慰搀扶,这位老邻居则是叹气,简单交代同事们帮忙家属处理后续事宜。

这是科幻或神怪故事吗?在我看来,都不是。

我想,朋友在事发前,确实开车急着返家,但肉身遭遇重大冲击后,灵魂仍然悬念着要回来吃饭,故跳脱肉身,一切动作照平日没变,只是朋友的妻子可能在盛怒唠叨之余,没能多观察有无异状;我也猜测灵体在一定时间后(到底多久我不知道),必须返回肉身旁「巡查」,因而消失在家中。至于为何又须返回肉身旁、到底「巡查」什幺,以及我的猜测是否正确,还需由高人来解惑。

同样有个让一般人难以理解的类似现象,则是朋友住处的大楼管理员事后所描述的状况。

他说,当天晚上什幺时间他没注意,只知道他才巡完整个楼层,再把管理室门窗锁好,窝在里头看电视新闻的颱风动态。此时停车场车道铁门突然自动拉起,像是有大楼车辆要进入,但他瞄了一眼监视器画面,什幺都见不着。

接着铁门又自动拉下,他以为系统出问题,还是户外风吹树枝打到感应器什幺的,打算等明天颱风走了,请人家过来看看。接下来更玄的是:约数分钟后,地下二楼停车场的公共电梯门突然打开,然后关上,电梯「自动」抵达七楼朋友家,一样也是门打开,再关上。

与朋友妻子所说「他」返家的时间,几乎吻合,但监视器画面中一个人都没有。说着说着,管理员内心不免有些疙瘩,接着就词穷静默,不愿再多说。

事发后不久,朋友告别式、火葬等仪式迅速办完,家属準备跟市府相关单位讨论赔偿事宜。他妻子的情绪总算稳定下来,只是回想当晚「他」回来默不吭声吃晚饭的情景,不免泪眼汪汪,无法止住。她悔恨自己不该这样唠叨抱怨,让先生的最后晚餐还吃得如此不快乐,至今还在自责,但已无法挽回。

人生有很多事情很玄,无法用常理或科学看待,只是有时候因为一时情绪,忽略不少异于常态的状况或情境,导致最后恍然大悟时,又徒增更多懊恼、悲痛。

我相信朋友在吃最后一顿饭时并不安稳,但我也安慰他的妻子,不妨朝正面去想,至少朋友「上路」时,肚子是饱饱的,并未饿着,起码没亏待他,应该感到欣慰才是。

然而,她是否能听进我的话,这又另当别论了。

*本文摘录自《灵异说书人》

颱风夜被路树砸头!

当前阅读:颱风夜被路树砸头!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