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的 >唐立淇:不上电视并不会让我消失,我在网路的世界还活着 >

唐立淇:不上电视并不会让我消失,我在网路的世界还活着

2020-06-25 15:14

唐立淇:不上电视并不会让我消失,我在网路的世界还活着

身为占星家,唐立淇三年前就将重心从电视转移到网路社群。她说:有了iPad后,谁还守着电视?我早就不看电视,如果还继续上电视,那就是骗人。3年来,她并没有因为不上电视而消失,相反的,透过网路自费经营「唐立淇官方专属频道」,她越来越有影响力。

我以前就不适应电视台环境,特别是有些製作单位的题目太尖锐,年底预测:「明年哪一对夫妻会离婚?」鬼月预测:「谁会出车关?」我常跟他们沟通,却总是失败,感觉到很挫折。

3年前《非关命运》节目停播后,我就开始思考:「如果没有更有质感的星座节目,真的还要再做下去吗?」我也在那时候遇到现在的经纪人,她一针见血地说:「你就是一个难相处的人!」以前我遇到不喜欢的题目,却又想当好人,一天到晚在阴阳魔界徘徊。她乾脆问我要不要放弃?往知性、文青的方向靠拢,不再讲那些小孩子气的东西。我盘算了一下,我靠写书可以赚到更多钱,为什幺不做新的尝试?于是我开始经营网路。

其实在转战网路前,我已经发现:根本没有年轻人看电视了,50岁以上的人才看电视。曾有做鬼故事的节目来找我,他们想转型专门讲星座,我也去试了,却发现鬼故事收视率竟然比较好。这个尝试很明白地告诉我,看星座的族群已经飘移,我一定要赶快跟着飘移。

我也会劝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转型,他们很优秀,却只能在很差的环境,做自己也受不了的节目。既然有能力就该试着跨领域,未来的世界一定是在这里。

况且我试过之后证明,不上电视并不会让我消失,我在网路的世界还活着。我自费经营「唐立淇官方专属频道」,自己出题目,只要有电脑就可以看到我。我1年录12支影片,现在吸引了一些投资。我甚至想把频道翻译成英文,让其他国家的人也听听华人占星师的说法。我每年出版的占星书销售量也很稳定,电子版在美加地区卖得很好,明年甚至考虑出简体字版。

有很多人想跨到网路,却不知道从何下手。我的观察是,网路世界需要的不是品质,而是创意。以唱片业来说,网路时代人们用电脑就可以找到海量的音乐,听都听不完,网友需要的不是伟大的创作与精密的品质,而是要朗朗上口,像《江南Style》那一类,让人乐于传播,这就是社群的力量。

有才华的人更要拥抱网路。网路可以让素人倍出。就像蔡阿嘎根本就只是在家录影片,却因为超有创意又好笑而暴红,所以这完全跟品质无关,跟创意有关。网路时代一切都在解构,我们习惯的结构不见了,一切都还原到最根本的「本质」,你是不是有创意、有才华。

我很清楚我的社群很小众,也很文青(笑),他们都喜欢占星。2011∼2018年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冲突相位,姑且命名叫「冲撞体制」,在积怨已久的地方,很深的怨怼会爆发。冲撞体制的高峰期会从2014下半年延续到2015年4月。在政治上,香港雨伞革命只是序曲,不会太快停止。

更重要的是,这次的星相里有「牡羊座」,代表年轻人会带头冲撞。例如洪仲丘案就是一个年轻的孩子突然死了,引发一连串的冲突占领立法院运动,也是由年轻的大学生带头;香港占中事件也由年轻人取代老一辈的抗争者。有点年纪的人如果不想被冲撞,就要加紧脚步,去学习年轻人的事物、了解他们的想法,千万不要再倚老卖老,那只会让自己更惨。

我不会花力气说服不相信的人,更不想要展现神蹟,说我自己很準、很神。我只服务相信我的人。我的脸书粉丝团取名「占星帮」,很像一个社团,只不过是虚拟的,平常大家都不见面,却很有凝聚力。

我们不要只看见灾难,世界上同时有美好的事情发生。比如王菲跟谢霆锋绕了一大圈,又回到真爱身边;有很多星二代表现优异,带来很多欢乐;很多人生小孩,非常可爱。有很多开心的事情发生,只是他们远不如灾难吸睛。

有些人可能会在动乱的局势中觉得很闷,甚至得了创伤症候群。不如换个角度想,这些爆炸就像挤青春痘,总是要清乾净的。更积极一点来想,这个世界正在举行嘉年华会,你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实现正义?

我在字里行间给大家正向的概念,告诉他们遇到问题该怎幺办。比如最近遇到星相上的大十字,世界各地都会发生族群对抗,个人的生活也很难平静,家庭内也会有争吵、对立,甚或是亲人的离世。每个人多少都在承受着安全感的流失,但是只要知道发生与结束的时间,知道这些纷扰不是永无止尽的,就可以安心。

我经营社群网站也满情绪化的,心情好就多贴几篇,心情不好一个礼拜都不贴文。我偶尔会写点心情杂文,但是回应相对比较少,可见来我的脸书通常只对星座有兴趣。也有人找我看试片、写影评,我都婉拒了,那不是网友来的目的。

在不同社群网站上,我也有区分。台湾主要经营脸书,用很多正在发生的事情来解说星相,比如女大学生情杀一类的事件。我也会写长篇文章,跟大家分享心情。可是在中国经营微博时,因为他们不了解台湾发生的事情,所以我就不举例,而且中国对每日星座运势的需求还是很大,不能免俗要放运势。

至于在语言的使用上,我不会故意要表现自己「很準」,就预言一些坏事来吓人。我会用更客观的角度说星相,比如某些星座可能面临亲人的逝去,我就会找正面的角度,安慰读者人总会离去,无论如何都比失去家园好。我希望自己可以有心理治疗的功用,把事实讲出来,同时也可以安慰人。

而大家最关心的「获利模式」,我只能说:「网路始于无常,抛弃传统的赚钱逻辑吧!」以前我也不懂网路的获利模式是什幺,专家告诉我是「点阅率」,那代表你影响多少人。部落客开站写文章是没有收入的,直到写出影响力为止。我慢慢地经营影响力,现在如果有人找我上电视,看重的都是我有影响力,能为他们带来收视,而不会再找我去讲谁都可以讲的话题。

不要对网路时代恐惧,也不要再期待被集团、公司拯救,勇敢地跳入网海吧,这是一个以本质对决的时代。

当前阅读:唐立淇:不上电视并不会让我消失,我在网路的世界还活着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